主页 > K漫生活 >氧气管塞致脑缺氧‧母斥医护员失误‧早产婴变植物人 >

氧气管塞致脑缺氧‧母斥医护员失误‧早产婴变植物人

2020-07-19


氧气管塞致脑缺氧‧母斥医护员失误‧早产婴变植物人(霹雳‧怡保26日讯)一名伤心母亲申诉,她近日怀第四胎时因血压飙升,而于怀孕七个多月时接受政府诊所医生的建议,提早剖腹生产,以降低她和胎儿的风险。可是,早产女婴被置入保育箱后,却在第3天因为衔接嘴部的氧气输送管阻塞,不但导致女婴脑部缺氧,心脏甚至一度停顿下来,虽经过医生抢救后,女婴的性命得以保住,但她却从此成了植物人。来自曼绒爱大华的29岁家庭主妇黄道玉接受《》专访时披露,原本院方向家属声称,女婴林宇文是因为肺出血才会造成氧气输送管阻塞,但经院方召开听证会展开调查后,裁决女婴是因喉部有痰,才会造成氧气管堵塞,这让她疑惑不已,她希望院方对此作出解释,并负起照顾女儿的责任。如今,小宇文躺在斯里曼绒医院深切治疗病房至已有将近半年,醒来的机率可说是非常渺茫,令无法接受这项残酷事实的黄道玉,只得天天以泪洗脸。为免再有女婴受害,她劝请和她面临早产问题的父母,在婴儿被放到保育箱之前,应再三确认保育箱的氧气供给是否畅通。患高血压提早生产黄道玉与任职厨师的丈夫林星明(37岁)育有3名年龄3到10岁的儿子,至于惨变植物人的女婴林宇文,是他俩唯一的女儿。黄道玉说,她过去怀3名儿子期间都曾出现高血压的症状,5年前,她怀次子时,也因为血压飙升而需剖腹生产,没想到在怀了小宇文后,她又面对血压上升的问题。“小宇文的预产期原本是在今年1月9日,我在怀孕第31週,政府诊所的医生便建议我提早生产。去年11月10日,我到曼绒医院开刀生产,女儿出世时,她的体重是1.7公斤,一切正常。”她透露,小宇文是早产儿,所以必须安置在保育箱,直到肺部发育健全为止。女儿出世会哭会动3天后却指脑缺氧“手术后的隔天,我坐轮椅到病房看望小宇文,她就好像普通婴儿般可爱,肚子饿或大小便,就会哭泣,还会挥动着手脚。不料,到了第三天早上,一名医生突然跑来告诉我,保育箱无法输送氧气到女婴的头脑,使小宇文的心跳一度停止,还说她的血液不够,要我马上输血给女儿。”煎熬了一天一夜后,黄道玉隔天前往探望女儿时,发现女儿沉静地睡着,手脚再也没有动过。她称,到了第三週,一名儿科专科医生向她解释,由于小宇文是早产儿,器官发育未健全,医生原本要为她注射强化肺部的药物,以增加呼吸功能,可是女婴对药物敏感,以致肺出血,继而造成氧气输送管受到堵塞,引起女婴脑缺氧。“医生过后为小宇文进行详细的脑部扫描检查时发现,她的脑部积水和出血,且造成小部份脑细胞坏死,虽然其他器官正常,但是她却再也没有反应。”斥医护员没换氧气管听证会解释女婴小宇文脑缺氧,是因为痰阻塞氧气管所致,不过,黄道玉不接受这解释,她痛斥医院,要不是医护人员的疏忽,没有经常为女儿更换氧气管,管子根本就不会阻塞。指医护员态度散漫“虽然院方指他们每小时都有为宇文抽痰,可是为何还会出现问题?如果细心照顾的话,相信问题就不会出现,女儿也不会变成植物人。”黄道玉也披露,在女儿变成植物人后,有一次她探望女儿时,发现氧气的气压突然下降,输送氧气的仪器响起,紧急叫唤医生和护士,但这些医护人员却表现得漫不经心,态度散漫,幸好她当时在场,不然女儿可能再二度出现脑缺氧的问题。“虽然小宇文住在深切治疗病房,病房内还有其他初生婴儿,可是病房通常只有两三名普通护士和实习医生值班,万一发生事故,人手未免不足。”抚摸身体女儿有感觉小宇文出事后,黄道玉和丈夫每天开车两三趟到距离爱大华超过20公里的斯里曼绒医院探望女儿,直到现在,夫妇俩却未曾抱过女儿,只能用手抚摸她的脸庞和身体。黄道玉说:“我每次触摸女儿,都会感觉到她轻微震抖,似乎感觉到父母在抚摸她。”她说,为了女儿的事,丈夫当初经常向老闆请假而忽略工作,不过现在丈夫已收拾心情投入工作。心痛女儿只过3天正常日子小宇文只是过了3天正常婴孩的日子,接下来,却是一直静躺在床上。已经5个月大的她,还在慢慢成长,却动也不动,只能眼睛半睁开地,宁静地睡在床上,不会哭,也不会闹。天天以泪洗脸黄道玉指出,护士每隔两三小时通过管子输送奶水让女儿进食,女儿也会大小便,就是一直没有醒来,即使肚子饿也不会哭闹,看见女儿的身形还是比一般婴儿瘦小,这让她感到非常伤心。“为了女儿的事情,我初期天天以泪洗脸,甚至失眠,结果出现精神崩溃的症状,毕竟,这是我和丈夫迎来的第一个女儿,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她只能躺在床上。”“为我剖腹的医生告诉我,早产婴儿有一定的风险,包括细菌感染、发烧和肠胃出血等,可是,医生却没有说过女儿会有变成植物人的风险。”经历这起事件后,黄道玉和丈夫对于生孩子已留下阴影,为免提起伤心事,她也鲜少向旁人提起小宇文的遭遇。院方未出示医药报告黄道玉披露,当她发现小宇文一直没有醒来后,曾经追问医生关于女儿的情况,可是他们都没有说明真相,一时说是动手术打了麻醉药,只是暂时昏迷;一时又说女儿肺出血致血块阻塞氧气管;一时又讲女儿因为缺氧致脑部细胞坏死,过后又转口声称女儿的脑部积水和出血,由始至终院方都没有向家属出示医药报告和提供正确的答案。她说,霹雳州卫生局是于4月18日召开听证会,让州内各地的医院专科医生前来彻查小宇文在接受治疗的过程中是否出现疏忽,可是听证会却指女儿是因为痰阻塞了氧气管,才会导致脑部缺氧,而非肺出血,这项结果与医生当初给予家属的解释有所出入。希望院方承担责任“这是我从来没有从医生口中得知的答案,因为从事件开始到听证会召开前夕,医生都是指小宇文肺出血堵塞氧气管。当我向听证会询问此事时,他们却指这是医生之间的沟通问题,并向我道歉。”“我一直希望院方针对女儿的病情让我释疑,可是他们只是以医生之间的沟通问题来解答我的疑问,最大问题还是在于,女儿在院方照顾期间变成了植物人,将来谁来照顾我的女儿?”黄道玉不满医生和护士对于小宇文的病情各执一词,她称,霹雳州卫生局的代表在听证会上要求她接受事实,可是他们没有表明会对女儿负责任,甚至强调他们并没有疏忽照顾女儿。基于家中的经济能力有限,黄道玉声称她未想过要採取法律行动对付医院,只是希望院方可以承担责任。医生催促带女回家黄道玉指出,小宇文在住院两三个月后,医生便催促她把女儿接回家,可是她担心无法照料而拒绝。她说,每当医生催促她带女儿回家,她就害怕起来,就是因为承受不了这方面的压力,她只好向院长投诉;院长过后澄清,医生不会催促她把还没有痊癒的女儿带回家,并保证这些事情不会再发生。“自从我向院长投诉后,无论医生或护士对我的态度都有所改变,他们变得友善了,院方也为女儿供应尿片和日常用品,不再像往常一样,时常由我把尿片和日常用品带来医院。”卫局否认隐瞒实情霹雳州卫生局(医药)副局长苏西娜说,如果当初医院没有为血压高的黄道玉剖腹产女,母女俩都可能有性命危险,至于小宇文会出现脑缺氧问题,是基于早产婴儿肺部还没有健全发育所致。“院方在接获黄道玉投诉后,已马上展开调查和召集各地的专科医生,并召开长达8小时的听证会,以彻查小宇文的事情。”她强调,在此事上,霹雳州卫生局并没有隐瞒任何实情,也严正看待黄道玉的投诉,并在短时间内展开完整的调查。街目前第一轮的听证会已经完结束,霹雳州卫生局会把调查报告交给卫生部处理,交由医药理事会和国家法律局决定是否对小宇文事件作出赔偿,惟必须要两三个月时间处理,希望黄道玉可以耐性等待。”卫局劝接受脑部扫描霹雳州卫生局(医药)副局长苏西娜针对黄道玉不满院方指小宇文事件只是医生沟通问题的解释回应说,她希望黄道玉可以接受这个初步的调查报告。对于黄道玉希望院方照顾小宇文,她表示,目前小宇文只能依靠仪器呼吸,院方一定不会让她出院,直到她可以自行呼吸为止,可是她也希望作为母亲的黄道玉别放弃照顾小宇文。“我希望黄道玉可以考虑让小宇文接受脑部断层扫描,以确定脑部受损程度,让专科医生为她进行更深入的治疗。”採访手记‧何倩仪她的泪已流乾我在黄道玉的带领下,直闯小宇文在医院的婴儿深切治疗病房。看到身形瘦小的小宇文,眼睛半睁开地躺在婴儿床上,手脚比一般的婴儿细小,她靠着仪器呼吸,口中插着塑胶管。我知道,5个月大的婴儿应该开始翻身,肚子饿的时候会大哭大闹,睡觉的时候会嘟起嘴巴和玩口水,可是小宇文就是静静地睡在病床上。我尝试抚摸她,她只是轻微地抖了几下,看到这种情况,我的眼泪不受控地,流了下来。我向黄道玉说了一声“对不起”,她反而窝心地拍了一拍我的肩膀,她说:“没有办法,这已经是事实了,我伤心过也哭过,现在已经没有眼泪可以流了。”黄道玉告诉我,她已经为了女儿的事情感到心力交瘁,也没有任何力气再争取下去,她唯一祈求的是一个合理的解释,还有如何安置女儿将来的生活。护士说,他们每隔两三小时都会透过塑胶管为小宇文餵奶,每週为小宇文做手足运动一次,以避免肢体僵硬,可是问起小宇文会否醒来的问题,护士和医生都说:“不知道”。/独家报导:何倩仪‧2011.04.26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