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生活播 >芬兰变天,恐逼走希腊 >

芬兰变天,恐逼走希腊

2020-08-01


芬兰变天,恐逼走希腊

一度位居手机龙头的 Nokia 退出手机市场后,芬兰受困于国内经济衰颓,比起经常发号施令的德国,芬兰看似无足轻重,但芬兰大选 2015 年 4 月 19 日落幕,由于没有一个党获得过半席次,联合执政的候选政党对希腊纾困、俄罗斯关係的态度,增加早已动荡不安欧盟新的变数。

反对纾困希腊

芬兰有多党联合执政的传统,然而前一届政府不仅无法在经济改革上取得共识,也未能完成健保部门的重大改革,使向来淡定的选民大失所望,大选由反对党中间党(Centre Party)胜出,赢得 21.1% 的选票,从 2011 年开始联合执政的民族联合党(National Coalition)获得 18.2% 的选票,位居第二,而有可能与中间党组成联合政府的芬兰人党(Finns Party),以及意识形态上较接近中间党的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ic)分别得到 17.6% 、 16.5% ,希腊问题的变数就出在芬兰人党上。

芬兰变天,恐逼走希腊

芬兰与希腊 GDP 折线图,单位:美金(source:World Bank)芬兰变天,恐逼走希腊

芬兰、德、法、英国 GDP 折线图,单位:美金(source:World Bank)

芬兰人党,先前又称为正统芬兰人党(True Finns),以民粹、反对移民闻名, 2011 年大选时党魁蒂莫‧索伊尼(Timo Soini)就力主纳税人的税金,不该拿来援助希腊或爱尔兰,还倡议希腊退出欧元区, 2014 年延展希腊纾困期限,芬兰也是主要阻力。这次芬兰人党有可能入阁执政,许多分析师相当忧虑,认为芬兰或许会导致援助希腊更加困难,甚至迫使希腊离开欧元区。

其实不必如此悲观,一方面是多党联合执政势必得折冲、妥协,大选时芬兰人党党魁蒂莫‧索依尼也表示为了部长职缺,他「基本上任何议题都可以让步」;另一方面芬兰经历 3 年经济衰退、失业率暴增将近 9% ,中间党的奥利‧连恩(Olli Rehn)指出, 2015 年大选选民显然更关注前总理斯图布未能达成的经济改革,并把希望放在曾为企业鉅子的席比拉,席比拉许诺复甦芬兰经济,带来 20 万工作机会。连恩呼吁各党别再光顾着吵希腊纾困案,顺应选民的期望,把焦点放回芬兰国内经济问题。

俄国空欢喜一场

芬兰位于欧盟边陲,与俄罗斯接壤,加上俄国 2014 年动作频频,如何处理俄国关係也是芬兰选举中的重要议题。四大党之一的芬兰人党对欧洲统合心存疑虑,疑欧派色彩让俄国官方相当振奋, 2015 年 4 月 19 日官方媒体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 RT)报导,强调中间党党魁尤哈‧席比拉、芬兰人党和社会民主党都反对加入北约,主张加入北约、亲西欧立场的民族联合党又丧失最高票优势。

不过俄国官方与媒体界可能高兴得太早:比起忌惮俄国威胁的前任总理亚历山大‧斯图布(Alexander Stubb),席比拉在俄国关係上态度较为柔软,不坚持成为北约会员国,却毫不含糊表示应继续制裁俄国;虽然民调显示只有 30% 芬兰人赞成加入北约,但提高国防预算、加强与其他北欧国家的军事合作,得到人民广泛支持。

俄试图摆脱特洛伊木马的嫌疑

2015 年 4 月 18 日俄国否认德国杂誌报导,俄国与希腊签订天然气管线的传言,该杂誌引述一名激进左翼联盟(Syriza)「资深人士」说法,这项协定将金援希腊 50 亿欧元,约 1.68 兆台币,对现金流出现问题的希腊来说,无异是天降甘霖。然而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与普丁讨论能源议题时,确实相当感兴趣俄国经土耳其、希腊到欧洲的天然气管线,佩斯科夫同时强调「希腊没有要求俄国援助,所以俄罗斯政府也没有承诺金援」。

芬兰变天,恐逼走希腊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与俄国总统普丁 source:Alexis Tsipras/Twitter)

激进左翼联盟上台后,出于自身利益考量,在欧洲一面倒制裁俄国声浪中格格不入,分析普遍认为希腊是藉此增加与债权国谈判的筹码,延展还款期限或新纾困案以免破产,而比起最近经济稍有起色的俄国,欧盟债权国看来更容易榨出资金来,为了消除欧盟怀疑俄国利用希腊作为特洛伊木马,突破欧盟经济制裁,齐普拉斯一再重申不会向俄国借款,克里姆林宫也一再否认金援希腊的谣言。

欧盟複杂难解的情势,使芬兰大选后的影响持续发酵,尤其有极力反对纾困希腊「前科」的芬兰人党,动向受到外界瞩目;只希望芬兰各党致力解决本国经济问题,别再掺和剪不断理还乱的希腊问题了。

首图来源:Juha Sipila/Twitter



上一篇:
下一篇: